本会动态

博彩,正再摧毁襁褓中的中国电竞?
发布时间:2019-07-31 19:29:45来源:酷游电竞-酷游电竞官网-酷游平台网址点击:53

  本文作者:长尾怪手,来源:毒眸

  在刚刚结束的英雄联盟季中赛上,iG1比3输给了北美战队TL,止步四强。不少抱着“再拿一个冠军”预期的粉丝甚是低落,在社交媒体吐槽“自闭了,不想说话”。

  IG虽然输了比赛,却完全没有影响博彩玩家高涨的热情。

  在IG与TL比赛当日的斗鱼直播间和微博热搜下,礼物贡献榜与热门话题充斥着电竞博彩网站的身影,而在微博“iG被淘汰了”的热搜的话题下,通过全名或链接查询点进去,几乎全是电竞博彩网站。

  评论里放出的电竞博彩网站链接

  毒眸(ID:youhaoxifilm)发现,电竞博彩网站的广告现在几乎无孔不入,不仅是赛事直播间和微博,在电竞kol的内容和电竞媒体上也很容易看到电竞博彩的身影,甚至一些游戏直播平台都会接下博彩网站赞助,令许多玩家们心生厌恶却投诉无门。

  尽管在国内并不合法,但是这三年来,电竞博彩经历了野蛮生长,如今国内市场规模保守估计已经高达十几亿元,而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电竞行业报告》,2018年国内电竞生态市场规模预计为177亿元,2020年电竞生态市场规模375亿元;而海外数据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则预测,2020年全球电竞博彩投注额将达到1130亿元人民币,中国将成为电竞博彩投注的重要地区。

  电竞博彩影响的不止是博彩玩家,并且已经开始渗透到电竞行业中。从Dota2海涛举报国内战队Urc和Rock.Y在DPL联赛上假赛,到台湾战队DG因假赛战队被除名,再到国内LPL战队RWS因假赛被取消LDL季后赛资格,电竞假赛频繁爆出,也许是一个信号:监管再晚一步,渗入产业各环的电竞博彩可能会摧毁这个襁褓中的朝阳行业。

  5月17日,iG战队爆冷不敌TL止步MSI四强。点开“iG被淘汰”的热搜话题时,毒眸却发现话题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一些在电竞圈不常见的微博博主在话题下发表了各类惹人眼球的文字:

  “iG粉丝现在可以理解,RNG被淘汰后我们被嘲讽的心情了吗?”

  “iG输了一定会被喷,因为喷子大部分都是赌狗”

  “iG被淘汰”话题中的博主

  在这些微博下的评论区,总会有人发布“永不言弃”,“iG翻车”等带节奏的话语引导到“电竞镜猜,XX电竞平台,体育投注”的投注网站。不少玩家则在评论区互相吵架,把这些博彩网站的广告微博,顶上电竞相关话题前列。

  评论区甩的链接

  实际上,不止是在IG战败的话题里,在MSI淘汰赛到决赛期间,微博上电竞话题都被博彩网站的营销号霸占。“这些微博号接博彩网站广告一次在几千-几万元不等,”一位电竞微博kol告诉毒眸,“博彩广告给的价格是一般外设品牌的几倍,但因为太敏感,我从来不接。”

  在MSI斗鱼直播间,右侧礼物贡献周榜前三的位置几乎一直被“UI赢”,“雷大佬”,“电竞家”等账号霸占着,他们在赛事期间“你上我下”,每日送出至少几十万的礼物保持账号ID始终在前列。

  玩家荔枝一开始以为这些重金打赏的观众是LOL游戏的死忠粉丝,但点开后发现这些ID的主页或者带有“XX竞猜”的电竞博彩网站全名,或者直接放出了博彩网站链接和QQ群,进去后则是博彩网站的推广群。

  LOL之外,另一款MOBA游戏Dota2同样充斥着各种博彩广告。5月,国内外有多个Dota2比赛开打,毒眸记者在一个名为火猫的直播平台观看时,发现许多直播间带有“稳定分析,精准分析,进群分析”等字样,有的还获得了推荐位。与其他主播不同,这些直播间的主播一边分析比赛一边给出竞彩建议,如“这盘十杀稳了”,“XX可以买翻盘”等专业话术。对一些咨询如何下注的玩家,主播回应加QQ群,进群找“老王”要“链接”。

  按照主播的提示,毒眸记者加入了一个“DOTA2XX禁言赛事分析群”,该群有100多人,“老王”会不定时发布“网站连接,优惠活动,福利小群私我”的群公告。私聊后,老王给了毒眸记者一个博彩网站链接,还表示“用我的链接注册首冲500,就能获得推单师的竞彩推荐,比直播中更详细。”

  毒眸打开该网站,发现页面上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Dota2,CS:GO等国内外热门电竞项目,开盘的名目多达23种,有猜胜负、让分、具体比分、具体某一局比分、人头数、第一滴血、十杀队伍、赛事冠军等,只要充值即可下注。

  在赛事期间,类似“XX分析”为标题、并带有QQ群号的这类给博彩QQ群引流的直播间就有10几个,被引流的QQ群的成员多在100-200人不等,群内每天都有不少人一天下注几百元,有的成员更是每天下注高达数万元。

  在一个名为“电竞养猪吹水群”的QQ群中,经常参与博彩的玩家小穆极为活跃。他对毒眸表示,自己每场比赛都下个一两百块,一天买几千块是常态,有时上头了也会追几万元。他印象最深的是iG去年S8夺冠,赢了5万请全公司吃了宵夜。“当时特别开心,毕竟iG是我的信仰”。小穆的博彩生涯输多胜少,但具体输掉多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有十几万吧,就当是爱好花了。”比起输的经历,小穆更愿意吹嘘赢的时候有多刺激,“有几次买了几万全黑了,第二天就全红。”

  从博彩小白到小穆这样的老玩家,转变可能只需要几次下注。但博彩网站的多种露出方法,让看直播的路人不费什么周折就可以成为博彩用户。光是这些直播间的引流就可为博彩网站带去每天几千人的核心用户,而算上直播时刷礼物和微博带节奏的热度,博彩网站每日可以获得近万个客户。

  但实际上,在国内参与赌博,引诱赌博,开设赌场都是违法行为,网路赌博也并非法外之地。早在2007年,公安部、原信息产业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4部委就联合发出了《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后简称《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企业不得按照游戏输赢收取不定金额的佣金;不得提供将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服务。

  而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第二条: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

  北京市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周桂荣律师认为,单纯娱乐性赌博下注仅是行政违法行为,刑法并不加以规制,开设赌博网站无疑是触犯了刑律,而如果直播平台参与宣传、推广赌博网站,就涉嫌构成赌博犯罪的共犯。接受赌博网站赞助并在平台展示的,如果仅是平台用户在推广,直播平台和微博本身顶多只是监管不严,无违法之说,但平台接受到用户举报后应立即予以删除。

  而为了逃避国内法律监管,有业内人士告诉毒眸,“不管是体育还是电竞外围网站,有知名度的其公司本部多是在菲律宾,英国等海外赌博合法的国家,只要获得赌博牌照那在当地就是合法的,国内法律鞭长莫及。”

  律师认为,如果违法赌博网站在国外,公司在国内,国内有管辖权,如果公司也在国外确实就无权干涉了。事实上,正是靠着这种监管空白,电竞博彩现在才能在国内无孔不入。

  2016年曾被喻为电竞主流化元年,国家发改委,国家体育总局,文化部与教育部相继出台政策鼓励电竞发展,电竞行业从被人唾弃逐渐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从国内战队Wings拿下2016年Dota2国际邀请赛冠军(简称Ti),到2017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国内举办(简称S7),再到2018年中国战队拿下S8、亚运会等多个冠军,电竞市场规模越来越大。据艾瑞咨询的《2019电竞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电竞生态市场规模从两年前的42亿元增长到了177亿元。

  但2016年也被认为是电竞博彩元年,英雄联盟IEM奥克兰站的比赛在拉斯维加斯合法开盘后,多家传统体育博彩巨头纷纷开放电竞博彩,建设在境外的赌博网站给国内电竞博彩用户提供了投注土壤。

  IEM奥克兰站

  小穆回忆,那时候的电竞博彩网站并不多,知名度也不高,更多的都是老牌体育博彩加入了电竞博彩业务,他们的宣传途径也比较传统,色情网站,网游、手游,运营商劫持,网吧推广,电话短信等,很多都是靠着老品牌来吸引客户。

  随着电竞的趋势越来越热,一些单做电竞类博彩的网站逐渐多了起来。尽管在国内是违法的生意,但由于电竞博彩网站架设的门槛较低,且监管无法面面俱到,使得博彩网站在这三年逐渐多了起来。

  一位接近博彩行业的人士告诉毒眸,需要做电竞博彩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花不多的钱搞定:“一个菲律宾的综合项目赌博牌照不到百万就可以拿下,单做电竞的会更低,而网站模板和服务器都有现成的,几万-几十万块钱也能搞定,所以你看到很多网站长得都一样;电竞博彩数据和风控体系可以通过数据供应商直接购买,电竞比赛数据全在厂商手里,只需要向游戏厂商竞标即可,比起体育数据需要人员现场记录要更方便。”

  DAC冠军Mineski赞助商就是东南亚博彩公司

  许多平台对广告监管的不够严格,也使得电竞博彩网站在许多渠道上出现。除了直播平台和微博,毒眸在百度上搜索电竞博彩网站关键词“雷竞技”,“猫先生”等,可以直接跳转到博彩网站页面;而在腾讯英雄联盟合作媒体兔玩电竞的PC页面,也能看到博彩网站的宣传图出现在Banner位置,点击即可获取网站链接。

  大肆宣传之外,电竞博彩网站的投注门槛也更低。比起一些老牌体育外围网站需要身份证照片和家庭住址,电竞博彩网站只需要手机号,实名和银行账号即可注册,充值手段甚至还支持支付宝扫码和红包等方式。

  一位用户在知乎上表示,博彩网站的“收款账户都有第三方公司做,分点利润就行。至于赌资转换,博彩网站收到钱后,有些会被转换成比特币,有些则从海外公司以投资名义输入回境内,也有的直接消费掉,手段还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

  海外博彩行业咨询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指出,2016年全球电竞博彩投注额总计人民币44.7亿元,正以平均每年68%的增幅增长,预计2019年将达到779亿元,2020年达到人民币1130亿元,而中国则是博彩资金的重要来源地区。

  在国内,3年前许多人还没听过电竞博彩这个概念,但如今市面上已经至少有10家电竞博彩网站。知情人士透露,一个电竞博彩网站月流水在几千万元,月盈利可达百万级别,这个市场规模保守估计至少有十几亿元。而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电竞行业报告》,2018年电竞核心市场规模预计为177亿元。

  有知情者表示,如今体育博彩市场已经被巨头分割完了,但对于电竞博彩背后的运营者来说,这个新兴市场还有不小的想象空间:“目前电竞博彩网站还没有一家独大的,接下来做这个的只多不少。”

  最让人不安的不是电竞博彩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参与,而是其已经渗透到了电竞行业的职业联赛之中。不少国内的电竞kol,解说,甚至是电竞战队都与电竞博彩有了关系,也引发了低层次联赛假赛频出。对于尚处萌芽阶段的中国的电竞产业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刚刚过去的4月,英雄联盟港澳台赛区(LMS)发布公告称,接到举报因涉及“场外博奕以及以非常规游戏行为影响比赛内容”,DG战队经营者胡伟杰永久禁止涉足LOL相关产业,教练范江鹏及前教练李鑫宇禁赛12个赛季月,打野选手刘洋(ID:JGY)禁赛18个赛季月,DG战队直接被LMS除名。

  DG战队直接被LMS除名

  该队上单黄金龙在社交媒体爆料,“队内ADC曾被教练要求一场5000块与队内打野刘洋打一场假赛。老板运营战队全靠买外围。”

  4月29日,国内英雄联盟联赛(LPL)官方发布公告,称华硕旗下参加LDL(英雄联盟大陆次级联赛)的RWS战队“试图以规则禁止手段影响游戏或者比赛结果等违规行为”,廖康健、刘展鸿、谢滔、任捷四名选手被禁赛18个月。RWS也因队员数不足,放弃了得以冲击LPL席位的LDL季后赛参赛资格。

  RWS战队处罚公告

  随后,LOL两位解说被曝在“粉丝群“里推单,LMS赛区导播转播季中赛小组赛时,将自己浏览博彩网站的页面直播出去,该导播随后被开除。

  LOL之外,Dota2项目也是博彩侵蚀电竞比赛的重灾区。

  2017年12月18日晚,Dota2三线职业战队Yuki在参加《好汉杯》期间,通过买博彩打假赛来谋取私利被查证,随后Yuki战队和所有成员被终身禁止参加Imba传媒主办的所有赛事。

  2018年3月,在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的DOTA2国内联赛DPL中,Urc和Rock.Y两支战队疑似互相买了对手先拿到10杀(电竞博彩的一种玩法),双方互相送人头的比赛画面令人啼笑皆非,最经典的一幕是人头战至9-9时,Rock.Y的萨尔(一个英雄角色)故意在对手面前被塔攻击,而Urc队员眼看着Rock.Y的萨尔“送死”也不愿攻击。

  这场比赛也成为了中国Dota2假赛臭名昭著的案例,“电竞假赛”相关话题一度为百度搜索热点第一。知名Dota2解说海涛赛后在微博实名举报这两支战队。谴责这场比赛的双方选手,“毫无职业素养和节操。”随后DPL赛事宣布对两队5名成员终身禁赛,两队5名队员禁赛两年。

  知名Dota2解说海涛赛后在微博实名举报这两支战队

  2018年4月的Dota2亚洲邀请赛期间,解说单车微博爆料Dota2前职业选手,Ti4冠军张宁(ID:Xiao8)买外围年入百万。但张宁回应承认“自己2013年确实买过1000块,但此后再也没买过。”

  从导播下注,解说推单,到战队假赛,电竞博彩已经渗入电竞游戏职业联赛的各个环节。一位电竞俱乐部人士表示,CSGO的假赛程度比Dota2更严重,有些战队甚至管理人员就是博彩网站的代理,“不少次级联赛的队伍和二线战队靠假赛活,并不是危言耸听。”

  但很多电竞二线战队是顶级联赛的青训力量和后备军。以LPL和KPL为例,每年都有次级联赛和预选赛中打入顶级联赛的战队,也有不少二线队员和战队进入顶级联赛的案例。RWS选手谢滔(ID: RWXiaoYao)就是在刚升至一队RW后被禁赛。已经作为体育项目的电竞比赛,如果根没有更多的、持续的人才输出,那么未来的发展将不容乐观。

  谢滔被禁赛

  这样的事情,同样让广大玩家唾弃。一位业内高管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电竞博彩如果野蛮生长,势必将对行业带来恶性增长,破坏行业的生态发展:“如果任由博彩电竞野蛮生长下去,那么不仅玩家会对这个行业丧失兴趣,更有可能使得众多品牌赞助商因为恶名而离去,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将给这个刚刚兴起的市场带来不小的打击。”